管子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管子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012年度医药行业红黑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54:38 阅读: 来源:管子钳厂家

2012年度医药行业“红黑榜”

每年的医药行业都宛若一个大舞台,悲剧、喜剧、闹剧悉数上演。然而,在梳理的过程,我们却发现,上得了令人欣喜的“红榜”的数量并没有刺痛人心的“黑榜”多;甚至,“红榜”给行业带来的振奋仅是一时,而“黑榜”揭露的疮疤却总难以愈合。当然,不容忽视的还有,那些“亦正亦邪”的事件,行业对他们的利弊争论不休;但或许,一切仅在“相关者”的“一念之间”……

黑 榜

1、活取熊胆

2月,当归真堂重启其IPO计划时,就开始卷入一场道德争议的舆论漩涡——众多民间机构和社会名人联名反对其活取熊胆行径,其中尤以亚洲动物保护基金会公开谴责影响最大。随后,其组织媒体开放参观以及专家公开评价称“取胆汁过程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自然、无痛”等举动均未打消舆论的质疑。

点评:活熊取胆之所以揪心,是因为需要面对的是活生生的动物,牵扯到的是徘徊于道德边缘的企业利益。即便在传统的中医药里,以动物做原料由来已久,但在现今的人道主义面前,这并不是存在即合理。对于动物药企业而言,不得不深思的是:以活熊取胆为代表的中药动物药该如何找到疗效相当的替代品?

2、杀医血案

3月,哈医大附属第一医院实习医生王浩被病人家属刺死,另有三名医生被刺伤;4月,北京人民医院、航天总医院、海军总医院的医生接连被人刺伤;9月,深圳鹏程医院4名医护人员及保安被砍伤;11月,安徽医大二附院1名护士被砍死,4名医护人员被砍伤;同月,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生康红千被病人持斧杀害……

点评:医患关系到底恶化到什么程度?哈医大血案发生之后,在一个6161人参与的调查里,4018人对此表示高兴,这足以说明患者对医生的仇视!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在于看病难、看病贵、维权难等问题无法解决,但这是医生的错?某种程度上,他们也只是制度的“替罪羔羊”。悲哉!

3、 毒胶囊

4月,央视曝光厂商用皮革下脚料造药用胶囊,涉及9家药厂13个批次药品。截至5月24日,各地共抽验胶囊剂药品11561批次,其中不合格产品669批次,占5.8%;存在铬超标的药厂254家,占全部胶囊剂药厂12.7%。同时,各地立案调查胶囊剂厂家236家,停产整顿42家;吊销药用胶囊生产许可证7家;移送公安机关13家。

点评:泱泱大国,无奇不有,“破鞋”也能化身胶囊!难道此前的三鹿奶粉、地沟油等事件带来的仅是“瞬间”的触目惊心?预防及惩处的制度何在?确实,上述数据显示出了部门查处迅速及严惩决心,随后出台的药用辅料新规也是政策上的补救;但,这就能杜绝类似事件了吗?

4、医院院长落马

6月,深圳检察机关在医疗系统掀起反腐风暴,立案侦查16人,其中5名医院正副院长、4名科室主任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另外7人被依法取保候审,其中受贿最高额累计达324.2万元;8月,广西罗城县全县11个乡镇有6位乡镇卫生院长因收受回扣集体落马。

点评:医疗设备、器械、耗材和药品采购等都可成为腐败的温床,这背后的利益链条似乎众所周知:对于收入不高的多数医生而言,自动送上门的回扣自然有着极大吸引力;而以药养医模式也为医生利用职权收取回扣创造了条件。当然,相关部门反腐的力度是在加强,只是,上述涉及人员之广、职位之高、受贿数目之大显示出,风暴还要更猛烈些。

5、 六味地黄丸重金属超标

11月,某热心网友根据一篇两年前的论文中出具的相关数据和观点,在微博上爆料称“国内部分产地的六味地黄丸存在铅、镉和铜元素不同程度的超标问题”,此举即刻将六味地黄丸推向风口浪尖。而正当业界内外对此争议不断之时,论文作者却表示“原文数据出错,将进行更正”。

点评:一场乌龙!尽管这味老中药最后被证明是“无辜”的,可涉事其中的企业尤其是上市企业“躺着也中枪”。更深入地看,此事件留下的最大阴影还在于:国内中药材重金属和农药残留检测标准基本空白!业界在呼吁,但这需要政府相关部门的鼎力支持!然而至今官方却依旧没有表态。看来,难!

蓝 榜

6、二次议价

从今年9月份开始,业内就不断传出放开二次议价的消息;随后,有知情人士透露,即将出台的《关于药品流通行业改革发展意见》,会将“暗扣”变成“明扣”,其中明扣就是将暗扣这种暗箱操作的做法变成医院与药企之间的讨价还价,实际也是试图将二次议价合法化。对此,业内有赞有弹,支持者认为这可使公开价格竞争机制发挥正常作用,切断各个环节的隐性链条;反对者则认为这其中蕴藏的腐败空间更大,药企将更“遭罪”。

7、OTC广告禁令

10月,重新修订的《药品广告审查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禁止OTC在大众媒体上发布广告,只能在指定的专业媒体上发布广告”,此意在规范药品广告的禁令在行业内引起轩然大波;随后,有微博公开表示,由于遭到巨大反对声音和大量质疑,禁令或被取消;但也有内部消息称,禁令实施的可能性为60%。对此,有药企“积极”与药监部门沟通,也有药企开始进行营销转型准备。而一切,还是未知数。

红 榜

8、单采血浆站获批

1月,卫生部发布《关于单采血浆站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鼓励各地设置审批单采血浆站,并适当扩大现有单采血浆站的采浆区域,提高单采血浆采集量;8月,有消息称相关血液制品生产企业拟新设一家单采血浆站获得批准,并有望在不久后拿到正式的批文;11月,华兰生物获批新单采血浆站。

点评:在血液制品短缺的背景下,主管部门对设置单采血浆站的呼吁,为血液制品行业的发展注入了强心剂。同时,政策要求各地在设置审批单采血浆站时,向研发能力强、血浆综合利用率高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倾斜,这对生产企业提高研发水平和血浆综合利用率将有积极的意义。

9、天猫医药馆回归

2月,停业了近8个月之后,天猫商城医药馆重新上线。相较于去年,医药馆此次商品由保健品领域扩展至非处方药品领域,并且吸引了包括深圳海王星辰大药房、上海复美大药房、北京金象大药房、杭州九州医药公司等在内的10余家医药企业进驻,药品种类约2万。

点评:对于备受“压制”的医药B2C而言,天猫医药馆的“解冻”释放了较为积极的信号。同时,以淘宝为平台跳转的网上药店模式,和与京东合资的九州通网上经营模式,几乎在同一时间站在了各自的起跑线上,形成良性竞争态势。从今年整体状况来讲,尽管该市场没有呈现井喷状态,但依旧“风生水起”。

10、地奥欧盟闯关

4月,成都地奥制药集团研制生产的“地奥心血康胶囊”以治疗性药品身份,成功通过在荷兰健康保护检查局的注册,获得在该国的上市许可,成为我国首个进入欧盟主流医药市场的治疗性中成药。据悉,从2008年递交申请到2012年获批,地奥心血康胶囊走了整整四年。

点评:自去年《欧盟传统草药注册指令》实施以来,欧盟市场对于中国中药企业而言,恰似一块吃不到的“肥肉”——市场庞大却难以获得准入资格。而地奥的闯关成功,不仅标志着我国中成药实现了欧盟传统注册零的突破,也给其他中药企业增添了“攻下”欧盟市场的信心。

11、外药企联姻

9月,海正与辉瑞、先声与默沙东分别合资组建了海正辉瑞制药有限公司、先声默沙东(上海)药业有限公司。其中,海正辉瑞成立伊始的产品组合将覆盖肿瘤、心血管、抗感染、神经系统等治疗领域;而先声默沙东成立初期将着眼于慢性疾病领域,以心血管、代谢性疾病领域药品为重点,接下来再到慢性疾病。

点评:这预示着外资药企与本土药企之间开始从简单的合作走向更为深入的共赢关系:双方将进行优势互补,极有可能呈现1+1>2的市场效应;而与外资药企的合作也将助力提升本土药企的实力。当然,这两个典型的合资案例,也意味着外资药企进军中国市场的新一轮计划即将开启。

吉林工作服定制

本溪西服订做

庆阳职业装制作

韶山定制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