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管子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成思危中国不可能英雄救欧扭曲操作是变相QE3

发布时间:2021-01-21 14:39:57 阅读: 来源:管子钳厂家

成思危:中国不可能英雄救欧 扭曲操作是变相QE3

经济学家成思危  11月3日,G20领导人第六次峰会将在法国海滨城市戛纳召开,欧元区债务危机成为峰会最受瞩目的议题。最近一段时间,全球市场都在关注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在欧债危机中将扮演的角色,任何中国高层人物与欧元区的接触消息,都会被热情追捧关注,甚至过度解读。  但国际金融论坛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前副委员长成思危对热望泼了冷水。他表示,中国不可能上演“英雄救美”的戏码,不可能“英雄救欧”。  成思危是10月31日在纽约出席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主办的“首届中美创新与合作峰会”时做出如上表示的。他认为,中国GDP占世界比重不大,还不具备挽救欧债危机的能力,希望欧洲透过自身努力度过时艰,不必对中国寄予“过多不切实际的希望”。  成思危在会议间隙及后来的记者会上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纵论全球市场关注的三大热点议题。除欧债危机以及中国将扮演的角色,他还对美国的经济与美联储政策等谈了他的看法。  对欧元区前途乐观  《21世纪》:现在全球投资者都非常关心欧债问题,华尔街持续热烈讨论,市场对此反应非常敏感,经常为某一条未经证实的消息大涨大跌,您怎么看?  成思危:欧盟目前的实际态度还是要救,因为如果不救,欧元区就会垮,欧洲一体化就没有了。欧元区的特点是内部贸易量很大,所以如果欧元区垮了,不仅对PIGS( 瘟猪国家,指希腊、爱尔兰、葡萄牙等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的国家)不利,对德国和法国也没有好处。  欧元区的债务总额根据报道大约是1.7万亿欧元,这个数字是很大的,要解决这个问题,单靠金融稳定救助基金是不够的,还要有其他措施,比如,债务的重组,欧洲央行发行欧元债券——以德国法国的主权信用做担保,发行欧元债券(希腊的国债没人买了)。还有就是负债国家持续实行财政紧缩政策等。  通过这些措施,应该可以慢慢削减欧元区的危机。有人说,欧元区的前途是50:50;我比较乐观一些,觉得是60:40,还是有希望的。  欧元区的问题在于,虽然各国的财政政策是独立的,但其货币政策是ECB(欧洲央行)统一的。这样带来的问题是,当某个国家出问题的时候,无法通过货币贬值的方式去应对。实行财政紧缩政策是不得人心的,希腊等国的情况就可以为证。  而且根据统计,实行财政紧缩政策的政府,在下次选举中50%的可能是失去下届执政的权力。所以,这些国家的政治家也会考量,不见得会按照IMF和欧洲央行希望的那样去紧缩财政。  中国援欧“力量有限”  《21世纪》:那么,中国是否应该出手救助欧元区?目前的最新消息说,中国将与IMF一起携手,共同出资成立一个“特别基金”。有传言说中国将会出资700亿欧元,也有传言说更多。您怎么看这些消息?  成思危:中国不可能扮演“英雄救美”的角色,不可能“英雄救欧”。  中国的GDP占世界比重不到10%,力量有限。中国有庞大的外汇储备这是不错,但中国的外汇储备并不是现金资产,不是随时可以动用的。中国的外储绝大部分是美元资产,只要抛售,会在国际市场造成大的波动,最终损失的还是自己。出资700亿欧元成立特别基金,钱从哪里来?  欧元区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当然希望欧元区克服困难、渡过难关。但是,欧洲应通过自身努力克服困难,中国会尽一点力,但不必寄予过多不切实际的希望。  舒默法案:荒谬!  《21世纪》:最近对人民币汇率的压力有加大的态势,人民币升值的速度在加快。有人说,是否外界压力加大,人民币升值速度就快?对舒默法案您怎么看?  成思危:对人民币汇率,中国的态度很明确,最终就是自由可兑换。由市场供求关系来决定,而不是由政府来控制。  我们现在是在一个过渡时期,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提高灵活性,而不是一味地升值。前一段时间,人民币还略有贬值。中国并不是屈服于外界压力,你压力大我就升值。汇率问题是个主权问题,不能听别人说三道四。当然,对于人民币汇率改革进程中的各种因素,需要灵活应对。  至于舒默法案,我只能用一个词汇来形容:NONSENSE!2005年舒默最初提出针对人民币汇率案的时候,要求人民币升值约30%;从2005年到现在,人民币已经升值了超过30%。现在舒默再提议案,还是要求再升30%!荒谬!这与美国的选举有关,美国议会老是对人民币施压没有意思。无论外界怎么说,人民币还是会往它该去的国际化、完全可自由兑换的方向走。  “扭曲操作”是变相QE3  《21世纪》:您怎么看的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以及美联储的政策趋势, QE3会不会来?如果来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呈现?  成思危:美国经济有几个问题确实值得我们注意。第一,美国经济的复苏还不是很稳固,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比较大;第二,美国还会维持低利率;第三,美国地方政府的债务也很严重。  更重要的是,美国经过中期选举后,共和党在国会占了多数后,民主党的奥巴马政府在政策制定上(应付共和党)讨价还加之争就(需要花费)更多(精力)了。银行系统还没有恢复过来,但华尔街的高工资引起了美国民众的不满,所以最近爆发了“占领华尔街”的事件。从这些看,美国经济的复苏还不稳定。  至于QE3会不会来?我觉得扭转操作是一种变相的QE3。具体的话,要看美国货币当局的衡量。我们研究过QE2,其短期的刺激比较明显,但长期对美元贬值和通货膨胀都有很大影响。再搞QE3,会出现同样的问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