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管子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偷师苹果谷歌继承乔布斯创新衣钵

发布时间:2020-02-11 05:29:22 阅读: 来源:管子钳厂家

引言:乔布斯活着的时候曾说“我要摧毁安卓,因为它是偷来的产品。我愿意为此发动热核战争”,乔布斯为何会如此生气呢,如果你知道谷歌的“三驾马车”当年与乔布斯的亲密关系,你就不会奇怪了。

“谷歌的不作恶原则就是‘狗屎’”。

2010年2月的一天,苹果公司CEO乔布斯在一次大会上恶语相向。此语一出,舆论惊讶。因为在公众的心目中,他是谷歌CEO施密特的“老友”,与谷歌创始人拉里和谢尔盖有一种师生之谊。

师生之谊

“我可以帮助下一代铭记当下伟大企业的传统,以及如何将之发扬光大。硅谷养育和成就了我,我应该尽我所能做出回报。”乔布斯曾这样说。

谷歌创立初期,拉里和谢尔盖曾打算邀请乔布斯来谷歌做CEO。《每日邮报》报道称:“乔布斯拒绝了邀请,但他看到了谷歌的潜力,同意指导拉里和谢尔盖,甚至分享看法。”

孟子认为“君子有三乐”,其中一乐是“得天下英才而教之。”

拉里和谢尔盖经常去拜访乔布斯。当时,他们在附近的山间小路中边走边交流,这是乔布斯最喜欢的一种的谈话方式。他们的交往一时传为美谈。

有一段时间,谷歌CEO施密特和个性很强的拉里、谢尔盖产生了矛盾。乔布斯建议他们聘请苹果的董事比尔·坎贝尔作为企业教练,调和他们之间的矛盾。

坎贝尔开始参与谷歌的管理,他是唯一参加谷歌周一全体高管例会的外人,还经常参加每周二举办的产品推广会,以旁观者的身份提出各种独到的见解。

坎贝尔弥合了拉里、谢尔盖和施密特这谷歌“三驾马车”间的裂缝,避免了公司在发展壮大时往往会产生的内耗。在他的帮助下,他们三人制定了一项游戏规则,按照规则,三个人私下里寻找问题的解决办法,然后团结一致,坚定地支持最佳方案。

KPCB的合伙投资人威尔·赫斯特甚至表示是坎贝尔挽救了谷歌公司,“他不仅教会施密特应该如何管理好一个像谷歌这样完全不同于Novell的公司,而且告诉后者需要攻克许多艰苦的难关。他还与拉里、谢尔盖进行了长时间的对话,向他们解释了一个很酷的企业与一个充满智慧的企业间的差别,并且指导他们如何成功管理一个企业。”

坎贝尔非常鼓励创新,他说过:“你必须小心不能让市场销售人员主导公司的工程师。发展是公司存在的目的,发展能让创新获得成功。创新能够使你成功拥有伟大的工程师,而不是伟大的销售人员。”

这话听起来很像出自乔布斯之口,或者这种理念就是来自苹果公司,坎贝尔通过自己的口,传给了谷歌。

不仅仅是创新的理念,实际上苹果公司创立20多年来的经验教训,作为一种宝贵的知识,通过苹果元老坎贝尔的言传身教,源源不断地输送给了谷歌。

充满感激的拉里说:“我们喜欢苹果公司,希望我们未来能与之合作。”

谷歌为iPhone站台

在2007年1月9日的iPhone发布会上,施密特被乔布斯邀请作为苹果的合作伙伴,分享舞台。

两位CEO宣布,谷歌与苹果展开了紧密合作,将谷歌搜索和地图服务移植到iPhone上。施密特还开玩笑道,他和乔布斯的合作是如此亲密无间,以至于可以将两家公司合并,称为“AppleGoo”。他还对乔布斯如是说:“恭喜你,这款产品必将热卖。”后者满心欢喜地接受了这一恭维。

接着,媒体的闪光灯继续打在乔布斯的身上,在此起彼伏的闪光中,乔布斯身影忽明忽暗。苹果推出iPhone前的一些场景,也像过电影般地闪现在施密特的眼前:

2006年,施密特被当选为苹果董事会的董事,他以此为荣,这一职位使得他得以直接接触乔布斯。施密特的一位前同事说,他与乔布斯曾多次共同进餐讨论问题,乔布斯总是毫不犹豫地直接致电施密特,以表达他的看法。在这段时间里,乔布斯和他麾下的苹果公司在全力以赴地打造iPhone手机,智能手机是苹果董事会上的热点话题。

“无数杨花过无影。”iPhone的研发显然启发了施密特,谷歌也开始加快了安卓(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的研发进程。

谷歌显然洞悉了苹果的以iPhone为核心的移动互联网发展战略,但没有资料显示,在安卓推出之前,乔布斯是否知晓了谷歌的安卓发展蓝图。

《福布斯》载文称:“苹果以保密闻名。从事新产品研发的员工都有不同的代号,以避免泄露产品信息;泄露新产品信息的制造商和零部件供应商会受到严惩;披露苹果新产品消息的博客会收到律师函。但苹果的保密‘大幕’却存在一个漏洞,那就是谷歌CEO施密特,他是苹果董事。”

美国科技博客网站Business Insider曾评出乔布斯做过的10大蠢事,其中一件是长期信任施密特,“如今,谷歌已经将竞争的触角伸向了几乎苹果的每一个重要业务领域。谷歌与苹果目前都制造针对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和台式电脑的软件产品。苹果让施密特担任苹果董事长达三年之久,这种愚蠢的错误让谷歌非常轻松地掌握到苹果是如何运营那些业务。”

谷歌虽然从苹果学到了不少企业管理和战略规划理念,但两家公司的模式根本不同。谷歌是开放模式的倡导者和受益者,这种对开放程序、软件和网络的追求与推行,与苹果思维大相径庭。苹果致力于打造一个专属的封闭环境,对软件开发者社区和App Store上销售的软件均实行严密控制。苹果的生态链越完整,对外界的依赖和需求就越少。市场分析师詹森?施瓦茨评论道:“苹果意在构建一个封闭的数字社区,从而形成一个‘自给自足’的苹果王国。”

曾任苹果CEO的斯库利称:“乔布斯从系统的角度思考设计,并且坚持对整个系统进行管理和掌控。他认为,如果开放系统,就会有人为的改变,而这些改变将会使用户体验大打折扣,乔布斯不会推出用户体验打了折扣的产品。”

苹果的iOS手机智能操作系统是和iPhone捆在一体的,不对其他手机厂商开放,而谷歌秘密研发的安卓手机操作系统则准备向众多的手机厂商开放。

iPhone在手机市场异军突起后,打得原来的手机阵营里的手机厂商节节败退。但随后这些手机厂商开始稳住了阵脚,伺机向苹果发起反攻。它们手中多了一样武器,这就是谷歌研发的安卓手机操作系统。谷歌于2007年底把它向众多的手机厂商开放,而且还不收费。

乔布斯怒发冲冠

“乔布斯对施密特破口大骂”,科技博客Valleywag曾这样描写。文中还提到施密特后来向一位朋友表示:“乔布斯气坏了。天呐,他简直是怒发冲冠。”

而据Gawker网站报道,2007年底的一天,施密特带着女友在内华达州黑岩沙漠中驱车长途旅行。中途,他接到了乔布斯打来的电话,后者痛斥施密特欺骗了苹果,称谷歌“窃取苹果创意”推出安卓系统。一向镇定自若的施密特当时也无法沉住气,以至于“脸部表情出现了扭曲”。

市场分析师施瓦茨称:“谷歌要倒霉了……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

“谷歌开发安卓的弊要大于益,它将疏远谷歌与潜在合作伙伴的关系。”2008年1月,乔布斯这样表示,他说谷歌根本没有必要推安卓操作系统,因为谷歌在互联网领域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乔布斯还告诫谷歌:“开发一款手机远比想象中困难,我们会看看它的软件质量、消费者的接受程度,以及业界的普及速度如何。”

《迷雾重重》的作者史蒂文·利维在书中提到“更为糟糕的是,安卓操作系统开始向市场渗透。随着乔布斯逐渐察觉到曾被自己视为良性竞争对手的,实际上恰恰是iPhone的成熟替代品,乔布斯越发感到难过……在大家眼里,乔布斯为自己从商及看人的敏锐眼光感到自豪,因此他不愿意承认,特别是打心眼里不愿相信,他曾经一直试图指导的那两个年轻人最后背叛了自己。”

2008年夏天,乔布斯亲赴谷歌总部山景城,评判谷歌“欺骗”行为对其业务的危害程度。

乔布斯表示如果双方保持良好关系的话,苹果会给予谷歌在iPhone上的入口,并在iPhone主屏幕上为谷歌放置一两个图标。他同时也威胁说,如果谷歌继续研发安卓并使用多点触控技术,他就会发起诉讼大战。说完他扬长而去,正是“恨如春草多,事与孤鸿去。”

拉里和谢尔盖虽然无法当面撄乔布斯之锋,但他们认为安卓的功能是基于业内早已长期存在的、一些众所周知的创意而研发出来,安卓的原型早在iPhone推出之前就已经面世。而且进军移动互联网是事关谷歌未来生死攸关的战略,谷歌不可能为了得到iPhone上的一两个图标而放弃,也不能因为怕得罪乔布斯而退缩。

作家索菲亚·罗兰曾幽幽地说:“没有一宗友情是地久天长的。人们在你的生活里来去如流,有时,友情的过程是短暂的,有限的。”

谷歌继续开发安卓系统,谷歌一位高管站出来很强硬地宣称:“我认为谷歌不会作出任何调整,我们并没有侵犯别人的知识产权,谷歌不是一家会随意惧怕任何人的公司。”

双方关系急剧恶化,2009年8月,施密特辞去苹果董事职务。乔布斯就此表示“埃里克是苹果的杰出董事,他投入了宝贵的时间、才能、激情和智慧”,但由于谷歌涉足苹果的核心业务,引发双方可能存在利益冲突,施密特不得不回避许多苹果公司的会议,“因此我们认为,现在是施密特辞去苹果董事的恰当时机。”

TechCrunch网站撰文称:“当敌人的敌人不再是朋友时,你会赶走他。谷歌已不再仅仅是微软的敌人,而已经变成以设备为中心计算旧模式的敌人,该模式的代表则是微软和苹果。乔布斯就把施密特列入了不受欢迎的队伍中。”

乔布斯不无偏激地说:“谷歌的产品,除了搜索引擎,其余的都是狗屎。”

乔布斯的衣钵

2011年的一天,在家中病休的乔布斯,接到了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的电话,对方问能否前去拜会一下他。

此时的乔布斯正记恨谷歌安卓“剽窃”苹果iPhone,准备用生命中最后的气力组织苹果对谷歌发动“核大战”,摧毁安卓。乔布斯的第一反应是“去你妈的”,不过,他没有骂出口。

“我想向您请教一下如何做一个优秀的CEO。”电话那头的拉里毕恭毕敬地说。这是一个很讨巧的问题,拉里知道如何取悦乔布斯。

带领苹果重上巅峰的乔布斯,想和惠普联合创始人休利特、英特尔联合创始人诺伊斯一样,不仅仅在自己创立的公司上留下了璀璨的印记,也在提携后起之秀、推进科技产业发展的历史上留下一个伟大的定位。乔布斯叹了一口气,“来吧!”

会面时,乔布斯向拉里谈及企业管理之道。他告诉拉里怎样才能打造一支可以信赖的团队,要避免让二流人才充斥公司,不要让公司变得过于松散。他着重强调了在企业发展战略里聚焦的重要性,“你要考虑清楚谷歌成熟以后的走向,谷歌现在摊子铺得太开,你应该想一下你核心的5个产品是什么?你应该下决心把多余的都扔掉,因为那些会消耗你的资源,拖你后腿。这些会把谷歌变成第二个微软,结果你的公司只能造出符合要求的大路货,而不是伟大的产品。”作家Walter Isaacson曾在《Seve Jobs》中记录了以上的对话。

不久,乔布斯将富可敌国的苹果权杖移交给了蒂姆·库克,也许他移交给库克的只是世俗意义上的的权杖,而他的精神衣钵则已移交给了拉里。库克是个“萧规曹随”的人,但显然不像拉里那样有着内在桀骜不驯的创新与变革动力。拉里和乔布斯是一类人,库克不是。

“一旦你离去,你就属于整个世界。”乔布斯也许对拉里充满了更多的期许,虽然他是苹果公司未来最致命的对手。

拉里出任谷歌CEO后,开始效仿苹果的做法,加大对产品界面设计的投入,利用设计和技术的完美结合吸引更多用户。这种全方位的改版在谷歌13年的发展历史上,可谓首次。

“拉里喜欢雷厉风行的风格,所以他说,‘嗨,伙计们,你们能否在夏天之前完成谷歌界面的改版?’”谷歌搜索用户体验首席设计师乔恩?威利说,“作为设计师,我们感觉自己就像是追上了汽车的狗。”

拉里开始砍掉一些他认为价值不大的项目,此举让谷歌的一些人情绪激动,但拉里强硬地毫不妥协。谷歌另一位创始人谢尔盖解释了这种新思路,“诚实来说,我们曾推出了一些比较弱的服务。今天,我们不想留下一堆不错但不伟大的服务。”这个解释直接呼应了乔布斯给拉里当时提出的建议。

乔布斯去世后,《市场观察》杂志的评出了5位可以媲美乔布斯的企业领袖,拉里赫然入列。

该网站认为:“对于外行而言,拉里仅仅是一个凭借自己在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学位,与他人共同创建了谷歌的程序员书呆子。但是不考虑学位因素,拉里与乔布斯的创造力和基本经验非常相似……”

深圳工商税务注册

广州注册公司转让

广州工作签证代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