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管子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云南晋宁8名失踪青少年疑被掳进黑砖窑最大19岁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7:35:49 阅读: 来源:管子钳厂家

云南晋宁8名失踪青少年疑被掳进黑砖窑 最大19岁

五一前夕,云南昆明晋城镇连续有8名青少年失踪,年龄最大者19岁,最小者12岁。当地有居民称,1名当地青年雷玉生于4月7日在大街上被人强行拖进一辆面包车,后来被扔进了黑砖窑强迫劳动,25日他逃离了黑砖窑。警方称,已组建了专案组,有情况将及时通报。

▲ 5名家属手持签字画押的情况说明,称自己的孩子离奇失踪。

4月25日,19岁的韩耀在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县晋城镇南门村鑫云冷库附近失踪。家属在失踪区域寻找时,竟然发现这一区域已先后有8名青少年失踪,其中近一年内就有6人。这一系列离奇失踪案甚至引发了一定的恐慌。

家属在寻找亲人的过程中发现,有一名青年雷玉生就在此地的大街上被人拖进了一面包车,后被扔进了黑砖窑强迫劳动,雷玉生于4月25日逃离黑砖窑重获自由。

昆明市公安局第一时间与晋宁县公安局进行了对接,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负责失踪案件的警员于5月3日上午赶赴晋宁县与当地的公安人员一起展开工作。

在一个贯通4条路、方圆200米的“梯形地带”,接连有8名青少年失踪。

4月25日,19岁的韩耀在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县晋城镇南门村鑫云冷库附近失踪。家属在失踪区域寻找时,竟然发现这一区域已先后有8名青少年失踪,其中近一年内就有6人。

这一连环失踪案有3个奇特之处:失踪区域不是偏僻之地,而是车流交会的开阔地;失踪时间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而是集中在上午9时至11时;失踪人员均为青少年,8人中最大的22岁,最小的12岁。

家属都坚称“孩子没有离家出走的理由”,这一系列事件甚至引起部分居民的恐慌。

昨日14时30分许,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办主任姚志宏告诉早报记者:昆明市公安局与晋宁县公安局已联合组建了专案组,对“晋城镇8青少年离奇失踪”一案进行调查,该专案组由昆明市公安局负责刑侦工作的副局长挂帅。姚志宏称,昆明市公安局将会及时向社会通报该案的最新进展。5月4日,昆明警方安抚了情绪激动的家属,希望他们能静等调查结果。

失踪地:四条路交会

晋城镇距离昆明市区只有40公里,被众人所指的离奇失踪地位于镇南边,属南门村辖区。

早报记者没到达现场前,认为是一条偏僻的小路与一片阴暗的小树林;到了现场的第一反应是“这(失踪)怎么可能”。这里不偏僻,家属所指的失踪区域是 4条路交会的梯形地带,方圆200米左右。它的前面是214省道(又称“晋江公路”),后面是新修的四车道宽的柏油路(暂未开通),左边是一3米宽的土路,右边是4车道的石子路。

因修建新城区与柏油路,3米宽的土路已丧失通车功能。不过,214省道车流不断,石子路白天也行满了土方车等运输车辆,扬起的灰尘常令人躲闪不及;新修的柏油路虽尚未通车,但那里有多支施工队,常年施工。

“梯形地带”的中间是一块视野开阔的土堆,右边是有几十名员工的鑫云冷库,左边是一片小树林。在这块区域中,只有这片方圆不足100米的小树林,尚具有一定的隐蔽性。

然而,这片小树林其实一点都不阴森:树林的中间有一处变电站,还居住着张林辉一家人,再往前走几十米,就是214省道了。

不过,韩耀的家人称,韩耀就是在穿越小树林前往工地时失踪的;而采云伟、胡兴越等失踪人员的家属也称,他们的孩子就是在这一“梯形地带”失踪的。

失踪时间:上午9-11时

综合失踪者家属的说法,8名失踪青少年失踪时间集中在上午9时至11时。5月4日与5日,早报记者两次在这一时间段赶赴“事发地”,发现“梯形地带”视线良好,车辆川流不息。

张林辉说,鑫云冷库2009年在小门20米外,修建了一公共厕所,该厕所就处在“梯形地带”内。但近两年内,鑫云冷库已有3名员工“失踪”。

管连梅说,2012年2月17日上午9时30分,17岁的儿子采云伟走出小门去上厕所,结果这一去不回;胡仕平说,鑫云冷库的监控录像显示2011年8月7日11时35分,16岁的胡兴越走出了小门,此后失踪;刘显应称,17岁的刘熙也是在走出鑫云冷库后失踪的。

依据家属的说法,2011年1月27日,16岁的谢海俊在途经“梯形地带”时失踪;2011年9月30日,16岁的陈涛在“梯形地带”附近玩耍时失踪;2011年12月6日,22岁的张聪林在走向“梯形地带”后失踪;2012年4月25日,19岁的韩耀在穿越“梯形地带”的小树林时失踪;2007年 5月1日,12岁的李汉雄在途经“梯形地带”时失踪。

张林辉夫妇在小树林里搭房居住已有12年。他称,自2011年起,“梯形地带”丢孩子的现象就逐渐多起来,让他倍感奇怪。

在采访中,有人称曾有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停在“梯形地带”的厕所旁,并伺机将途经的落单青少年强行架上车。然而,早报记者在采访中,诉说人均为转述,并没有人亲眼目睹。

失踪少年:正准备吃泡面

最近失踪的韩耀,系昭通镇雄人,就读于云南工商管理学院,将于今年6月毕业。今年4月,韩耀被派到位于晋宁县晋城镇的工地从事地基勘探工作。韩耀家人称,韩耀很注重这份工作,不可能有出走的念头,他失踪前身份证还留在同事那里。

采云伟的父亲称,儿子特意买了泡面准备与同事一起吃,跑出去上趟厕所就失踪了。

陈涛失踪前,还被发现与朋友一起在路边玩耍,最后的电话打给了其二婶与女友,但二婶与女友均没有接听他的来电。陈涛的奶奶说起孙子就掉眼泪,称孙子听话,不会离家出走。不过,陈涛谈女友一事,在失踪前其家人并不知晓。

谢海俊是在从家到晋宁四中领成绩通知单的途中失踪的,他的父母讲,谢海俊学习中等,性格内向,平时最大的爱好是网上聊天。不过,谢海俊与谁在聊天,父母都称“不知道”。

李汉雄,12岁时离奇失踪。他的父母说,当时李汉雄和他们一起到地里干活,后来叫他先回家做饭,结果就再也没有了音讯。

综合8名失踪人员家人的说法,8人在失踪前均没有离家出走的念头与迹象,只有22岁的张聪林具有间歇性精神病,其余7人智力与精神状态均正常。不过,父母对孩子的日常行为与想法也并非完全了解。

警方:失踪原因复杂多样

8人中,除了刘熙的家人没有及时报案外,其余7人的家属均在确定孩子失踪后到晋城镇派出所报了案。

不过,在早报记者采访中,只有一名失踪者家属提供了警方出具的报案回执单;除韩耀家人报案后警方前往现场勘查外,其余失踪者家属称未接到警方现场勘查的通知,很多家庭仅在报案一星期后接到过一次派出所民警询问孩子是否找到的电话。

有家属称,他们将“梯形地带”一年来已失踪多人的信息告知接警民警时,却被告知“这是造谣”。也有家属透露,警方曾表示不希望家属将此事告知媒体。

就此,晋城镇派出所教导员李红明称:“对于上述警情,派出所都展开了调查,有些不止一次地进行走访和回访,但都没有发现更好的线索与信息。”晋城镇派出所所长赵会云表示,警方都是按照程序办案的。

5月3日,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办主任姚志宏告诉早报记者:“昆明市公安局高度重视晋城青少年失踪一事,市局第一时间与晋宁县公安局进行了对接;此外,昆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负责失踪案件的警员也已于3日上午赶赴晋宁县与当地的公安人员一起展开工作。”

昆明市公安局一负责人曾告诉早报记者:“失踪人员并非都在同一区域失踪的;有几个原来报案称是离家出走,现在又改口称失踪的。”

逃生青年:街上被掳走

就在即将截稿时,昆明市民郝云华致电早报记者称,她的哥哥郝云坤于4月3日在晋城镇附近的大道上失踪。她在寻找中获知,4月7日另一名青年雷玉生在大街上被人拖进了一面包车,后被扔进了黑砖窑强迫劳动,雷玉生于4月25日逃离黑砖窑重获自由。

24岁的雷玉生,今年2月从老家广西博白县一个偏远村庄来到老乡赖祥南在金马铺开设的酒曲厂打工。

雷玉生说,4月7日下午6时30分,他离开工厂去镇上理发,途经街上的一辆黄色面包车时,他感到身后的衣领被人提起,双脚离地进了车厢,“车上只有两个人,都是1.8米以上的个头,开车的胖一些,戴着墨镜,年龄稍大,将我提上车的男子比较瘦,二三十岁的样子。”雷玉生注意到驾驶员座位下面放着一把 50厘米左右长的刀。4月8日凌晨1时左右,他们驶进了一个大院,铁门两边有穿制服的人把守。随后他被带进一个房间,“里面6张床,有的是高低铺,每张床上睡2人,但没有住满。”

第二天,雷玉生发现这样的宿舍一共有4间。以后每天凌晨2时开始出工,中午12时下工,雷玉生负责往车上装运土块去窑内烧制,“一共有31个人,其中年龄大的看起来有60岁,年轻人最多,20来岁的样子。”

4月25日中午,雷玉生趁着工头和门口的保安休息溜出了大院。200米外有一间小卖部,在那里,雷玉生拨通了酒曲厂的电话。

昨日下午,韩耀的家人将雷玉生被掳进黑砖窑的这一线索反映给了专案组,并称专案组已做了记录,并表示将进行调查。

新闻回顾:昆明晋城镇8名青少年接连失踪

五一前夕,云南昆明晋城镇连续有8名男生失踪。这些失踪的男生年龄最大的19岁,最小的只有12岁。当地警方表示,仍在调查,但还没发现更好的线索和信息。

重庆到昆明货运物流专线

成都到昆明运输公司

轿车托运

相关阅读